• 奶奶

    2008-09-07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kuizi9-logs/28644728.html

      八月二十九号,奶奶突然去世了。

      我们从北京匆忙赶回成都奔丧。

      得知消息的当晚我整夜没睡着,回忆起来,对奶奶最清晰的记忆像电影一样,有两个片段:

      一个是我小时候,奶奶在农村的屋后面铡猪草,我搬了个小板凳在旁边坐着,奶奶怕我无聊,就唱旧时代的山歌给我听,唱了好几首,很纯朴,我挺喜欢的,奶奶还跟我讲她当媳妇的时候,婆婆管的很严,她在堂屋里纺线,她婆婆就在里屋的窗上坐着骂,奶奶受了委屈只有晚上在爷爷面前偷偷的哭,爷爷也没办法。

      还有一个也是小时候,我在农村玩得无聊,奶奶就拿起她的针线大篓篓,用土布和棉花给我做了个猴子娃娃,大红色的身子,白色的头,看起来像个小妖怪,又很有中国民俗的味道……

      回忆着回忆着,我渐渐觉得宽慰起来,觉得只要回忆还生动着,人就还没走。

      后来回家,家里人都热热闹闹的摆着奶奶生前的事情,似乎悲伤也冲淡了不少,对于往生者来说,没有比看着家人有精神更宽慰的事情了吧……

      奶奶走之前,还在医院看着电视,走之前最后一句话是评论电视的内容:“那个女的真是的,人家不干就别勉强人家了嘛。”

      之后就是昏厥,抢救,无效,安详的过世了。如果没有修来福报,怎么会走的如此轻松没痛苦呢?

      奶奶的晚年,生活富足,儿女都敬爱她,丈夫又一直宠着她,听她的话,作为女人,很幸福了。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    引用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