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流浪

    2009-10-11

     今天突然想到小河,想到昨天看他的blog,讲着单车旅行遇到的人们。

    我就想起他那张胡子扒拉笑起来会有褶子的脸,单车在路上,一定是风尘仆仆的吧?

    觉得他似乎一年一年都是在路上的状态,遇见又分开,这样无尽的流浪到底是什么滋味。

    当我出行的时候,我明白,心里有人在我出发的地方等我,而我终将带着宝物回来与之分享,于是方可无所顾及地去感受和拮取。而没有人在终点等我,我的充实和自信似乎便没了凭寄,那样的旅途不知道有多大的孤独。

    我能记得旅途中看到的黑夜和灯光,还记得偶尔压抑不住到夜晚的感性喷涌,那些混杂了甜蜜的苦涩滋味,若没有遥遥的在等待我回来的人存在----让我明白还有那些柔软细碎的日子可以密密麻麻地相依过去。是否会后悔让自己去独自面对自己。

    这样想来,明明很感性的小河叔一定有不同于常人的地方。

  • 晚安,北京。

    2009-08-17

    站在靠近音箱的位置看完了汪锋的演唱会,耳朵快被震坏了。

    最后一首是《晚安,北京》,勾起不少思绪。

    回来把新专辑下来听,我跟虫子说:对于G2那样生长在北京的人来说,北京已经不是他们所认识的那个北京。但对于我们这样的人,北京从一开始在我们面前就混杂了各种欲望、各种人群、各种文化、各种冲撞,是一副粗糙、混乱却颇具魅力的面孔。

    所以我听到这样的歌词会感到一丝丝的东西在里面:

    晚安,北京。
   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。

  • 再送别

    2009-06-26

    08年5月,送别东哥

    08年12月,送别加比

    09年1月底,送别贺sir

    09年2月,送别稻草

    09年4月,送别木头和alice

    09年6月底,送别我们自己。

    还是像以往一样,每次送别都伤感着,只是这次的伤感很淡,也许正是事关自己,所以反而好受了。

    早上一上班,就发现桌上一包神秘礼物,旮旯和小克送的,打开,开心得不得了。

    照了很多像。

    下午虫子把电脑清空了,他说,有点伤感。

    下午,继续给five修改过去业务的小问题,心里想着:“太好了,要和你永别了。”

    东哥特意赶过来。

    晚上聚会,喝酒,感受温暖的人情。

    10点左右,和大家一一挥手,再见。

     

  • 最近我很频繁地在分析自己的个性,大有想把几年能解决完的问题放在几个月解决掉的趋势。

    希望我这种强迫症的现象不要给周围的人带来压力,阿门。

    不过对我自己来说,分析和思考刻不容缓,生活中和工作里都有太多问题墼待解决,我不想把它们放到明天或者明天的明天。

    我的个性似乎很有意思,有一种遇难而上的因子,总把自己放在一些很困难的位置上,不想随波逐流得过且过。

    我跟虫子形容说,如果说工作是放风筝,我手里现在有好几条线,他说:“会不会放不过来?”我说:“还能再多几条。”一个人的管理能力确实有限,当将才不可能做到韩信带兵多多益善,但现阶段还没达到我的上限,我觉得我可以调配的资源还可以再多一点,也不会太乱。

    我是扇形思维,能同时关心和思考两到三件事情,这使我思考事情的时候能够同时关心细节和大局,在利益上也能同时关注个人与公司,在遇到矛盾的时候我们能够在中间当好调和者,但最近我在思考我有没有必要去成为一个专业的调和者,这应该是居委会大妈的工作。我的工作应该是激发团队的最大效率和创造力。所以完全的中间也不应该是我站的位置,我站的位置应该是中间的一段位置,随团队利益的要求而稍微靠近某一方。

    有人告诉过我:棋盘上最小的一颗棋子都有自己的欲望。

    最近思考来说,深以为然,大利益是以小利益组成的,每个小利益能在团队里获得充足的养分和生长空间,才能激发出最大的能量,并影响周围的人。

    我理想的团队模型是半封闭的,但内部是开放空间:

    半封闭是为了关住精力和能量,保持整体性,不要随便抽调成员离开整体,但又要留出出口正常进出;

    团队内部则要尽量开放,在规则明确的情况下尽量让成员发挥创造,还要让他们互相影响和碰撞,把能量都释放出来。

    这样这个团队中成员的能量会互相反应增殖,比单兵作战能量高出很多,但所有成员的热量却还是一个整体,被团队包了起来,热量不外泄,不流失,全放在项目上。

    这样我们的产品在市场上会明显不同,为公司带来利益,反过来也会鼓舞更高的团队士气。

    以上这些想法,在现阶段还只能先想,而且还要多想,反复思考。

    但我的直觉告诉我,我要这样的团队,这样才是好的团队。

  • 我觉得人生的过程就是状态与状态之间的转换.

    有理智,操控得好,就无所畏惧.

    问题是,当一种生活方式的外力加注在你身上的时候,你是不是能够清醒的认识到这种外力的强度和影响力,它能不能影响你对于未来自己想要的生活的前进路线.

    人是很容易被迷惑的,有时候得想清楚,别人的生活是别人的,你愿意接受其影响时,这种影响才是成立的,本质里不愿意去接受,那就不要为了让他人高兴而去向别人的意愿倾斜.

    做一个理智而内心强大的人,对自己有益,对别人也有益,但首先是对自己有益.

  • 奶奶

    2008-09-07

      八月二十九号,奶奶突然去世了。

      我们从北京匆忙赶回成都奔丧。

      得知消息的当晚我整夜没睡着,回忆起来,对奶奶最清晰的记忆像电影一样,有两个片段:

      一个是我小时候,奶奶在农村的屋后面铡猪草,我搬了个小板凳在旁边坐着,奶奶怕我无聊,就唱旧时代的山歌给我听,唱了好几首,很纯朴,我挺喜欢的,奶奶还跟我讲她当媳妇的时候,婆婆管的很严,她在堂屋里纺线,她婆婆就在里屋的窗上坐着骂,奶奶受了委屈只有晚上在爷爷面前偷偷的哭,爷爷也没办法。

      还有一个也是小时候,我在农村玩得无聊,奶奶就拿起她的针线大篓篓,用土布和棉花给我做了个猴子娃娃,大红色的身子,白色的头,看起来像个小妖怪,又很有中国民俗的味道……

      回忆着回忆着,我渐渐觉得宽慰起来,觉得只要回忆还生动着,人就还没走。

      后来回家,家里人都热热闹闹的摆着奶奶生前的事情,似乎悲伤也冲淡了不少,对于往生者来说,没有比看着家人有精神更宽慰的事情了吧……

      奶奶走之前,还在医院看着电视,走之前最后一句话是评论电视的内容:“那个女的真是的,人家不干就别勉强人家了嘛。”

      之后就是昏厥,抢救,无效,安详的过世了。如果没有修来福报,怎么会走的如此轻松没痛苦呢?

      奶奶的晚年,生活富足,儿女都敬爱她,丈夫又一直宠着她,听她的话,作为女人,很幸福了。

     

  • 刘海 小说

    2008-06-20

    夏天又到了,箱子底的夏衣都翻了出来.

    虽然天热,仍然没有剪头发的打算,但是把前面的刘海留长了,分在两边.

    算起来我的刘海一直从小跟着我到现在,一直是小孩似的刘海.

    最近把它们分开了,留长,不剪它,把额头露出来许多,觉的有些成熟的感觉.

    今年开始,我洗脸的时候都会把头发全别到后面,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,会看很久.

    我觉得我现在,快26岁了,才真正接受自己全部的脸,觉得好看了,觉得眼睛有内容了.

    30岁的时候会变得比现在更好看吧,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想.

    20岁的时候都不觉得自己好看,

    这样的心理真的很奇怪?

    最近写陈语和陆齐的故事到达起伏的阶段了,从头读来,曲曲折折,半明半暗的,过程中自己的感觉也很投入,有时候甚至觉得写出来用不用给别人看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自己享受.

    不过还是会放出来,起码放在这里,给喜欢的人看一看.

     

  • 国殇

    2008-05-19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哀悼,我那样美丽的家乡……

     

  • 不够厚道

    2008-02-18

    稻草同学说我不够厚道,嘿嘿,确实如此.

    我一写东西就特别投入,一个人的时间少了,投入的时间也少了,如果不纯粹,我也不太想写.

    最近在写小说,名字还没想好,按惯例结束后再取.

    这小说算是这几年我思想上的一个总结吧,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看明白,过段时间写完贴上来.

  • 一刻

    2007-06-24

    相比起青春期复杂又四处冲撞的欲望来,我现在已经很少有欲望了。

    以前那种欲望,像无头的蛾一样,撞来撞去,找不到出路,但确实有一种不安的甜蜜感,人可能真的会享受不完全的,有点幼稚的痛苦吧。

    现在的我,不太想穿好看的衣服,不想有车,甚至也不那么想要自己的房子。那些东西都变得无所谓,有风吹的傍晚,闻到草和树的气味,就有种活在着一刻,于是就永远有这一刻的感觉。我可能有点悟了,理解了什么叫当下。

    但心里,有东西是很在意很确定的,我伸出手去,已经抓住了的东西。青春期的时候,它很远,欲望就很强烈,像全身心都被摄住了的感觉,被那个遥远的梦想左右心智。

    现在的我近了,摸到了,于是我明白了,这个就象吃饭喝水一样成为了我的日常。它不再左右我的心智,而我要学习驾役,享受它,让它成为我的右手般的存在。

    生如夏花,逝如冬雪。

    松风竹露的启示,告诉我的是,什么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安静的感受。

    当站在你面前的时候,你不能失控地哭,你要温柔的笑。

    嗨,我从孩童时代就等着你,你现在终于成了我手中的笔。

  • 如题

    2006-10-11

    bolg的名字是取自我上高中时的一篇漫画的名。

    和光同尘,

    有光就有尘。